【陆之昂x颜末】Let You Go

【特别篇(中)】

这是旅游的时候听到的故事,觉得很适合作上一篇的结局,虽然是不同人的两个故事,但是契合度意外的高,所以就把原本写好的下篇删了,重写……

——————————————————————————————

我来到北京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中,我遇到了许多有趣的人。

心心念念想要进娱乐圈赚大钱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安心研究基础数学的数学系系花;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看外国名著但喜欢写言情小说并小有名气中文系校友;弹得一手好钢琴画得一手好素描最后却学了审计并在考研究生时迫不及待换了专业的老学长;没啥特长也没啥优点就是一张嘴皮子贼溜的小学妹。

但是我始终没有遇到他,更准确的说,我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高二的那个夏天,他留给我一封信,一幅画,从此退出我的生命,他走得干干脆脆,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干净的不留下任何痕迹。

高三那年,我参加数学竞赛,我拼尽全力进入冬令营,我到了北京,那里没有他。

高三,我凭借优异的竞赛成绩获得大学的保送名额,那是个不错的学校,在江南泠泠的雨中尤其夺人眼目,但我放弃了,那里离北京还是太远了。

高考前,我让颜大壮托人搞了一份全市高考名单回来,我花了三天的课余时间看完那份长长长长的名单,那里面也没有他。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就像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消失地无影无踪,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似乎,他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颜大壮想让我高考后去日本留学,学学人事管理,我拒绝了。我用鲜红的竞赛证书换来一个清华自主招生名额,又用高三奋发图强一年的成绩考上一本线,进入清华。

我在北京呆了四年,从未听到过他的名字。我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总喜欢左顾右看,我一直在期盼,我能在不经意间,遇到他。

但是没有,四年那么长,我没有遇到他。

我和他从相识到分离,也不过只有两年。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不可思议,我究竟有多喜欢他啊,翻倍的时间,不足以让我忘记一个他。


大四的那年冬天,在我进行研究生初试前的最后冲刺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端是个甜美的女声,我听了很久才听出来,是高中时的那个好看的班长的声音。

她说,寒假时,大家聚聚吧。

我当时被政治弄得头昏脑涨,也没多想就应了下来,挂了电话,迟钝的大脑才反应过来,这是毕业后第一次高中同学聚会。

原本倦怠的心绪被一扫而空,血管中像是被注射了一管兴奋剂,我感到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快学习!快学习!!

我想带着我最好的状态、最好的成绩去见我阔别多年的陆之昂。

陆之昂……应该会去的吧……


聚会约定的时间是正月初九,在浅川一中,那个我们熟悉的教室里。

我到的时候,人已经差不多来齐了,班长站在讲台上,笑盈盈的拿着小竹竿轻轻敲我的头:“颜末同学,你又迟到啦!”

我装模作样地环视全班,嬉皮笑脸地耍赖:“哪有,七七不是也没到嘛!”

“人家可是大明星啦!七七本来也想过来,只不过公司看的紧,怕有什么狗仔跟着,没让她来而已。”

“那数学课代表也还没来啊。”

“他去美国留学啦,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咱班倒数第一也没来。”

“人家现在自己创业,忙得很,哪有闲工夫参加聚会。”

“那陆之昂呢?陆之昂不是也没来嘛!”

班长笑得更开心了,俯下身子,声音小小的问我:

“颜末,你不会……还喜欢着陆之昂吧?”


班长说,陆之昂临时有事,所以到的时间会比较晚,但应该会来。

会来就好,不论多晚我都可以等的。

其实,就算他不会来,我也会等的。

阳光从窗子里暖洋洋地洒进来,我趴在课桌上,听着四周大家交谈的喧闹声,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我似乎真的回到了高中。

墙上挂着我们班级的合照,还有班主任当年鼓捣相机时给我们拍的一些日常照片,原本觉得拍的真的好丑,现在看看,却只觉得满是回忆。

我坐在最后一排的窗边,没有人和我聊天,只有阳光照在我的头上,就像当年一样。


“颜末,要不要和我一起走?我开车了,送你啊。”

一刻钟前,同学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教室,班长作为聚会的策划者,自己留下来打扫卫生,而作为她的好闺蜜,我自然也一起留了下来。

“不了,我还想在这里多待会儿,我家司机一会儿来接我,你先走吧。”

班长却看着我,一副我什么都明白的表情。

“是在等陆之昂吧。”

“他的确说过会晚点来,但我也没想到这一晚就是两个小时,场子都散了,还来有什么意思。没事儿啊,我给他打电话。”

“别,千万别。”我拦住她掏手机的动作,“没事儿,我在这里等,同学一场,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失望。”

对面的女孩儿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头发。

“其实有时候我挺嫉妒他的,凭什么他能让你一次一次、一直一直地等下去。”


我也不知道我等了多久,在学校补课的孩子们已经三三两两去食堂吃饭了,可陆之昂还是没有来。

正当我准备收拾东西回去的时候,后门突然传来敲门声,我惊喜的转过身去,是一个娃娃脸的高中生。

“学姐,你知道教务处怎么走吗?”

我仔细地给他指完路,对陆之昂的到来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我加快收拾相片的速度,同时给颜大壮打了个电话。

电话还没通,后门又被人敲了几下。

“怎么了?还没找到教务处吗?”

我抬起头,站在后门的早已不是那个娃娃脸男孩子,而是一个西装笔挺的少年。

“颜末。”

我的耳畔是给颜大壮拨通了的电话,我的眼前是我最喜欢的男孩子。我的父亲和我喜欢的男孩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的陆之昂,他终于来了。

tbc.

评论(8)
热度(51)

© 苏宁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