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之昂x颜末】Let You Go

【特别篇(下)】

不知道这一篇能不能把结局写完……总觉得还有很长很长……

——————————————————————————————

颜大壮曾经跟我说,我对陆之昂的喜欢其实并不能算是喜欢,顶多算是年少时朦朦胧胧的情感加上未能同窗三年的遗憾经过五年漫长的发酵滋生出的奇怪感情罢了。

其实,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别人都说,如果你真心喜欢一个人,没有他,生活就变成了一桩桩琐事。但我不同。在他离开的这五年中,我的生活没有因为他的离开发生丝毫变化。

高三没有他,我仍旧考上数竞省一,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

大学没有他,我依然能够获得大三一年的留学机会,考入本系的研究生。

他来了,是锦上添花,他走了,也并没有琐事缠身。


“嘿,在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陆之昂举着咖啡勺在我眼前晃了晃,一滴热乎乎咖啡随着他的动作溅到我如花似玉的脸上。

“没什么。”我优雅地用指肚抚去脸上的咖啡——至少在我的认知里是这样的,“只不过是五年没见,突然不知道要跟你说些什么。”

“别用手擦,哎嘿!”陆之昂满脸嫌弃地递给我一张面巾纸,“妆都擦掉了,丑死了。”

“去你的,我今天没化妆。”

“没化妆就敢来参加同学聚会啊,也不怕被老同学笑话。”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嫌弃我!”

陆之昂挑挑眉毛:“也是,你高中时候比这会儿还丑呢。成天放飞自我,头发也不好好梳,碎头发一大堆,脸上还老是起痘痘,邋里邋遢的。”

“我最难看的时候你还没见过呢。”

他的确没见过,因为他已经去北京了。

那是高三的初冬,数学竞赛结束的第二天,我拖着高烧39度的大脑跌跌撞撞去上学,终于在大课间的时候撑不住咚一声晕在讲台旁。

据班长说,那时候的我脸色惨白,嘴角干裂,耳朵滚烫,两只手还时不时地瞎抽抽,当时,全班都以为我得了羊癫疯。

那是我这一辈子最难看的时候,全班人都看到了,唯独他没有看到。

我该庆幸吗?亦或者说,我不该庆幸吗?

我最喜欢的人,在我最难堪的时候,不在我的身边。


“哦,对了,忘了问你。”陆之昂咂了口咖啡,皱皱眉,“这咖啡怎么这个味道——你现在在哪里上学?”

“北京。”

“北京?”陆之昂的表情明显有些意外,“你不是得到浙大的保送了吗,干嘛要去北京啊。”

“你怎么知道我被浙大保送了的?!”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陆之昂衔着勺子,一脸我早就看透了你心里那点小九九的表情,“你去北京,不会是……去找我的吧?”

“这么多年了,你这自恋的毛病倒还是没变。”我被戳中心事,面红耳赤的反驳,“我那是……不想去杭州。杭州有什么好的,不就有个西湖有个钱塘江嘛,又没有……又没有……”

“没有什么?”

“哎呀,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我就乐意去北京,你管得着吗你。”

“管不着管不着,你把杯子放下,别老想着拿咖啡泼我!”

苍天作证,我真没想泼他,我只是端起杯子来掩饰一下我的慌张无措而已。

“其实吧……我去北京,还有一个原因。当年浙大录取我的专业是数学系,颜大壮不想让我学数学,毕竟我是他唯一的女儿嘛,家里有个皇位等着我去继承,我就放弃了保送的机会,参加了清华的自主招生。我现在在清华,学经济。”

“很巧啊,我也学经济,我目前在日本早稻田大学读研究生。我读研究生啦,我厉害吧……”

日本早稻田大学?

那不是高考那年颜大壮劝我去日本留学时为我选好的大学吗?

之后陆之昂说了些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早稻田大学像个紧箍咒,把我的心勒紧再勒紧。

我和陆之昂,可能真的没有什么缘分吧。

可是心,又为什么这么疼呢?

tbc.

——————————————————————————————

果然还是没写完……╮(╯▽╰)╭

还剩最后一个场景了,下一次大概就能写完了,尽量在今晚0点之前赶出来吧,毕竟还想看极限挑战……

心好累啊……

评论(10)
热度(42)

© 苏宁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