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之昂x颜末】陆小仙君和他的小仙鹤(一)

我发誓这是一个甜甜甜的小故事

人设ooc,非常ooc

——————————————————————————————

“小陆仙君!”

“见过殿下。”

“小陆仙君最近怎么不找本君要凤凰尾羽了呀?你的那个小灵兽呢?”

“回殿下,臣的灵兽……死了。”

“死……死了?”


陆之昂是天庭几万年历史中唯一一个从凡间飞升成仙的仙君。

也是天庭中资历最浅、年纪最小的小仙君。

上个月月初,他才刚满三百岁。连天帝最小的孙子都比他大二百岁。

也正因如此,天庭中的神仙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小陆仙君。


陆之昂至今都记得,自己刚刚飞升成仙时,年方二八。

飞升那天,天帝抱着小孙子在天宫听他自我介绍,那个看起来还在吃奶的娃娃原本昏昏欲睡,却在听到他的年龄时瞬间来了精神,奶声奶气的说:

“爷爷,这位仙者的仙貌分明是上千岁的样子啊。”

天帝无比慈祥地摸摸奶娃娃的头,没说话。

奶娃娃转转眼珠子,像是明白了什么,奶凶奶凶地对陆之昂吼:

“你就算长得比我高也得叫我哥哥,快点,叫哥哥!!”

陆之昂感觉自己被欺负了。


在他三百岁诞辰那天,天庭中闲得发毛的老神仙们纷纷来他的仙君府上凑热闹,带着他们所谓的“贺礼”前来祝寿。

看门的小仙童愁眉苦脸地列了个贺礼单子递给他,足足三尺长的单子上密密麻麻满布着蝇头小字,陆之昂只瞟了一眼,头都大了,就把天帝的小孙子拉过来当苦力,许诺念完单子就免费给他说一回书。

小天孙最喜欢听他说书,也就应了。

“太上老君送:一盒炼制了九九八十一天的长命万岁丹——的煤渣?”

“观音菩萨送:一支仙风玉露——专用蘸取小柳条?”

“我亲爱的爷爷送:天宫后花园蟠桃园特产蟠桃——花骨朵??”

“这送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小天孙气得把单子撕得粉碎,一只手拍着心疼到面目扭曲的小仙童肩膀,信誓旦旦地用另一只手砰砰砰拍胸脯:

“没事儿,小陆仙君,你别伤心,我送你个好东西。”

“你少装蒜,整个天庭里就属你最会欺负我。”小陆仙君翻了个白眼儿,把地上的纸屑一片片捡起来,“送煤渣我冷的时候还能取取暖,送柳条我还能给府里弄弄绿化,总比上次我二百岁的时候你送我个奶瓶儿好多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小天孙摆摆手,装模作样地在身后掏了几下,眨巴着大眼睛说,“看好了,见证奇迹的时刻要到啦!”

“应该是‘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才对,诶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书啊!”

小天孙没理他,聚精会神地盯着自己的掌心看。不一会儿,一支火红色的凤凰尾羽出现在他摊开的手掌上。

陆之昂看得眼都直了。

“送给你啦,这是我化生以来长出的第一根尾羽,我现在到换毛期了,不需要它了。但是我爷爷说,凤凰的尾羽很珍贵,可以起死回生的!”


小天孙这次的礼物送到了他的心坎上,陆之昂的确想让一个人起死回生——不,准确的说,他想让一只灵兽起死回生。

那是陆之昂刚来天庭没多久时在大路旁捡到的一只小仙鹤,陪伴着他度过了来到天庭后最孤独难熬的一百年,寿终而死。

之后的漫漫长夜里,陆之昂常常梦到那条冷冷清清、通向瑶池的小路,小路旁有只孤零零的、灰扑扑的小仙鹤。

陆之昂也不大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产生带它回府的念头,可能是因为它孤独的可怜,也可能是因为它幼小而无助,更有可能是因为小仙鹤看到他时眼睛都在发光,哒哒哒追着他跑了三里地。


据小仙鹤自己介绍,她是瑶池兢兢业业汇聚五万年天地灵气才化生出的灵兽,极其珍贵,全天庭只有这么一只,各位仙君想找都找不到,陆之昂能遇上她简直是上辈子祖坟冒青烟修来的福气。

陆之昂非常不屑,送给得意洋洋的小仙鹤两个大白眼。

我还是天上地下唯一一个凡界飞升上天的神仙来着,我说什么了吗?我瞎显摆了吗?再说了,你作为一只灵兽都长这么大了还不会化形,明显是灵气不足的征兆,瞎咧咧啥。

小仙鹤气得嘎嘎叫了两声,摇身一变,变成了个穿着白色羽衣的小姑娘。

小姑娘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颜末。

——————————————————————————————

这大概算是为了庆祝白白出道三周年的贺文吧……

评论(13)
热度(68)

© 苏宁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