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魄】【知乎体】你听过最悲伤的故事是?

cp:鬼少女x白rap(白状元)x鬼超红

鬼少女和鬼超红是不同的两个人,白rap和白状元是同一个人

大主唱视角,讲述鬼少女和白rap的爱恨情仇——无关撒撒。

————————————————————————————

斑斑不老根

13,576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邀我。

毕竟我这么欢乐的一人儿,哪儿有什么烦心事儿呐ᖗ( ᐛ )ᖘ

不过在咱们知乎答题还是得拿出点儿诚意来,那我就讲个以前听过的惨兮兮的故事吧扎嘿~

and不要猜主角儿是谁,更不要猜我是谁,我们都只是圈子里不起眼儿的小人物,谢谢您嘞ოර⌄රო


我有个瓷儿,前些年玩儿乐队认识的,让咱们给他起个名字——就叫小白吧,我们都喜欢这么叫他。

后来乐队爆出丑闻,大家就这么自然而然散了,我单飞继续做音乐,其他乐队成员也都陆续开始向影视圈儿发展了。大家都挺好的,除了小白。

我那阵儿也是事业低谷,虽然觉察到小白一直没什么动静,也没太在意,毕竟我自己都没从容燃烧,更别说去管别人是不是苟延残喘了。

一两年后,我慢慢从低谷里走出来,也开始留意小白的消息。

乐队解散后,小白的资源突然变得少得可怜,公司几乎把他雪藏了。两年里,他除了拍完乐队解散前已经签约的一部戏,就再没有别的活动了。

而那唯一一部戏,还由于档期问题无限延播。

正当我准备邀请小白离开原来的那间公司来我的工作室一起做音乐时,小白突然一夜爆红,我的微博首页里所有人、所有营销号都在刷着和他有关的事情。

我艰难地从一大堆回忆刚组乐队时小白大红大紫情形的微博中找到了爆红的原因——卓伟拍到他和一个最近宇宙无敌超级红的女明星共同进入一个高级小区,一夜未出。

又是绯闻。我几乎是在看到的一瞬间就得出了结论。炒作用的。

可事情发展的并不如我所想,他们在被拍到以后大方承认了恋情,并向媒体解释一起进入高级小区其实是去见家长。

之后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铃儿响叮当的速度订了婚,又在订婚一周年纪念日结婚。

我自然收到了请柬,受邀去参加婚礼。

那是我在乐队解散后第一次见到小白。

那天小白喝醉酒,偷偷拉着我说悄悄话儿。他说他和那个女明星不是真的结婚,只是举办婚礼演一场戏而已。他太需要一个重新红起来的机会了,而那个女星也需要一个转型的契机,他们俩一拍即合你情我愿,签了五年的合约假扮夫妻,但谁也没把这件事儿当真。

他说到这儿抹了把脸,我才发现他流泪了。他揉揉眼睛,显得有点失落,像个小孩子一样自己嘟嘟哝哝,说什么但是他今天看到她了,她看起来很失落什么的,我没听清也没明白,就多嘴问了一句:

“谁啊?”

小白委屈地瞥了我一眼,张了张嘴没说话,用力摇了两下头就离开了。

我正觉得莫名其妙,他没走出两步却猛地一回头,极其认真地看着我,说:

“如果我说我没领结婚证,你信吗?”

我当时都被他吓傻了,呆呆地点了两下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朝我温柔地笑笑,转身醉醺醺地自己走了。

之后,在很多失眠的晚上,我都会想起他回头的那个笑容。一遍又一遍的回想使笑容的温柔变得越来越淡,我突然惊觉,那个笑容,在温柔的背后,是铺天盖地的悲伤。

后来我们俩就渐行渐远了,或许是他怨我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没有伸手拉他一把,也或许是我自己放不下这件事,心里与他有了隔阂,总之,自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小白。

直到那天。


乐队出道七周年时,小幺突然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帮他一起组织一场演唱会,他出钱我出力,圆一个直到乐队解散都没完成的梦——拥有一场只属于我们的演唱会。

我知道小幺这几年在影视圈混的风生水起,俨然是我们几个中发展的最成功的。但他依然记得七年前那个未完成的梦,这是一种怎样的情谊!我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一口答应了下来。

我把乐队里所有的成员都约了出来,约在北京最大的一家KTV最大的包厢。小幺笑我幼稚,却也答应了。

那天,小白带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穿着蓝布裙的小姑娘,十七八岁的样子,他介绍说,这是他的爱人。

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他假结婚的事,也就没有表示出过多的惊讶,反而很热情地招呼小姑娘坐下,闹得小姑娘耳朵都红了。

最终,我和小姑娘被那几个抢麦抢的不亦乐乎的幼稚鬼们挤到了一个角落里。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唱跑调的小白被小幺他们生生拖到沙发上罚酒,一杯一杯又一杯地罚。在他罚酒的空儿,舞蹈又蹿上台抱紧话筒放声歌唱、纵情跑掉,又被小白和小幺两个人合力拖回沙发上罚酒。

这一来一回看着也挺没意思的,我偷偷瞄了瞄身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姑娘,在心里默默盘算究竟说些什么才能巧妙地打破这个无言的局面又不至于让小姑娘觉得尴尬。

我刚准备张嘴,小姑娘——哎呦喂,小姑娘来小姑娘去,麻烦死了。不如咱么也给她起个名字;就叫鬼鬼吧——鬼鬼就先开口了:

“斑斑老师,我特别喜欢听您唱歌。”

这是个特别套路但是让人怎么听都听不厌的开场白,我明知道这句话很可能只是个客套的恭维,但我就是压抑不住心底的好奇,心里痒痒的想知道她究竟喜欢哪首歌。

“您别误会,我不是恭维,我真的喜欢您唱歌,每一首歌我都喜欢。我从小就喜欢您,我总是觉得,您唱歌的时候总是特别快乐——或者说,听您唱歌时,我总觉得自己特别快乐。我有时候和白白吵架了就经常闷在屋里听你的歌,他吃过您好多的飞醋。”

鬼鬼寥寥几句话瞬间把我的虚荣心吹成了一个球,我暗搓搓地在心里旋转跳跃我闭着眼,面上却很淡定,轻轻地嗯了一声。

“其实这次我是求了白白好久才能来的,我特别特别想见您一面,向您表达我对您的喜欢,但是白白吃醋,说什么都不让我来。我真的求了他很久,很久很久。”

“我和白白都是M镇的孩子,只不过我家是开杂货店的,他家是开音像店的,我常常去他家买您的带子,他来我家买吃的,一来二去也结下了一个发小的情谊。您原来在访谈里不是说觉得白白知道您的很多老歌嘛,那都是我放给他听的,小时候他不喜欢你,嫌你的歌吵,我就天天追在他后面放你的歌,每一首歌都得放了四五遍,我尤其喜欢的那几首歌我放了无数遍,放到他说听到前奏就有想吐的冲动。”

鬼鬼朝我笑了笑,嘴角甜甜的弧度像小熊Winnie一样。

“怎么样,我还算个称职的迷妹吧。”

我在内心狂点头,几乎到了要把她引为知己的程度,面上却依然故作深沉,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和小白……”

我实在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八卦之魂,嘴从来都比脑子快,等我反应过来时,鬼鬼嘴角甜甜的微笑已经消失了。她低下头摆弄着腿上的抱枕,叹了口气。

“我们算是青梅竹马——我觉得应该算是吧。”鬼鬼又对我笑了笑,只不过这次是苦涩地如同刚喝过一大口中药的笑容,“后来他考上大学以后我们就没了联系。M镇是个信息闭塞的小城,我知道白白成了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的消息我还是从报纸上看到的。当时我就读于芒果音乐学院,还在上大学,我在学古典音乐。”

“我再次见到他是在我大三那年,你们的组合解散,他被公司冷藏,他离开北大来到芒果音乐学院,从头学起,成了大一的小学弟。”

“那一年我们交往很密切,几乎算是谈起了恋爱,只不过还没捅破那一层窗户纸。我们都觉得似乎应该找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时间才好确定关系。”

“但是还没来得及找到,他就又离开了学校。我也毕业了,在交响乐团找了份钢琴演奏的职业,全国各地跟着乐团演出。”

“后来我才知道,他离开学校是回了公司。他这次回公司,公司给他安排了与超红的绯闻,打通全部的关系准备来个一夜爆红、回到巅峰的戏码。他在卓伟发偷拍视频前给我打了好多个电话,又一再向公司求情延期,希望能在发布新闻前先给我打个电话。”

“可是我那几天在准备交响乐团的面试和演奏,小半个月都没开手机。当我看到那条新闻时,已经是新闻发布的一周后了。随着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而来的,还有上百个未见来电。”

“虽然他一直没说过,但我猜,他那个时候是想说,他喜欢的是我。”

“再见他就是在他的婚礼上了。那天我着实有点儿失落,一个人在酒店后面的小花园里散步。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那儿的,反正他就是来了,醉醺醺的。他抱着我给我解释他其实并不爱超红,他们只是一个合约,合约到期后他们就会离婚,一刀两断。”

“然后他扳着我的头问我愿不愿意等他五年,愿不愿意成为他的地下恋人。我当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点点头答应了。现在想想当时怎么就这么轻易答应了呢,我在他离开的那一年里受了这么多委屈,吃了那么多的苦,应该稍微矜持一点儿,让他也感受一下求而不得的苦楚啊。”

“可我就是答应了,我没办法拒绝。”

“我知道在人们眼里,我是小三儿,是傍尖儿,是小情儿。我也曾经因为这事感到委屈,和他使过小性子。但我后来都想明白了,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他。我爱他,和别人的看法无关。”

“我那时候真的很爱他,为了他,我什么委屈都能受,什么苦都能吃,只要我和他能在一起。

“可是,爱得再深再浓烈,也敌不过时间的磨损。”

“我现在已经二十六岁,等他四年了。我总觉得,我等不起了,也等不到了。我能感受到,白白不爱我了,我在眼中似乎变得可有可无。”

“我真的不想再等下去了,我快坚持不住了。”

“我现在,只想回到M镇,去看看那个为我坐了那么多年牢的男孩子,再跟着交响乐团,走遍整个世界。”

“前两天团长问我是否有意愿开个人演奏会,我犹豫了很久,答应了。”

“现在的我,离开他,我也能过得很好。”

鬼鬼轻轻蹭掉眼角的泪花,长叹一口气。

“我是真的放下了。”


K歌机中突然传来熟悉的前奏,我抬头一看,是我的《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小幺拽着我往台上拉,我想他是想找个借口灌我酒。

我握着话筒,脑海里突然蹦出乐队解散的时候,那时候我们也是这样,聚在一起,哭着唱这首歌。

“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亲爱的别走。

全世界都让你要爱我,

难道你就不会心动。”

我看到鬼鬼深情又眷恋地看着小白,小声地与我合唱,可小白却丝毫都没察觉到。

我突然不忍心看下去,移开了目光。


之后的事情,就像鬼鬼自己所说,他们终究分开了,鬼鬼开了个人演奏会,小白也从那个五年的契约中全身而退。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鬼鬼再坚持一年,咬咬牙坚持下来,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可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无权干涉。

祝愿我的小粉丝能找到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吧。

END,

————————————————————————————————

这本来应该是个写长篇的脑洞,但是我没时间,所以只好写了这篇短篇,也算是个大纲文吧。

总的是想写两个相爱的人被残酷的现实折磨的故事吧。

有好多想写的小细节都没写啊啊啊啊,遗憾。

这篇的结局其实不是真正的魄魄的结局,反正魄魄最后快乐地在一起了。

谢谢看到最后的朋友们,渣文笔轻拍,但还是没皮没脸地求评论,求提意见。

以上。

评论(1)
热度(27)

© 苏宁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