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x张伟】【兄妹向】你会哭吗?

这是看b站花儿乐队2002年元旦酒吧live和网易云《静止》下面的评论产生的脑洞。

兄妹向,送给那些遗憾晚生了十年错过那么美好的张伟的蜜们。

——————————————————————————————

七岁的时候,你曾经跟着父亲到哥哥驻唱的酒吧。你们到时,哥哥正坐在台上,抱着吉他,微昂着头冷冷的对台下喝酒看热闹的观众们说:

“我们是最后一个乐队了,现在还没到最后时光,别都坐着,都站起来吧,跟我们的音乐一块儿蹦起来可以吗?”

台下的观众起哄般的喊“好”,却只有寥寥几个人站了起来。你看到哥哥叹了口气,朝着身后的鼓手和贝斯手点了点头。

那天哥哥唱了四首歌,虽然他一再地说希望大家可以和他一起蹦起来,回应他的却只有敷衍的起哄和轻蔑揶揄的笑。那时的你还太小,只觉得贝斯太吵,鼓太闹,台上竖眉瞪眼的少年与平日里温软黏糊的哥哥不太相像,听着听着便捂上耳朵,蹙起眉头,脸皱成一团。原本昂头唱歌的哥哥看到你的样子突然就哽住了,嘴角向下撇了撇,眼眶微微泛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鼓手连忙SOLO救场,贝斯手凑到他身边用胳膊撞了撞他,哥哥低下头,鼻头微微抽了抽,在抬头,依旧是清亮的少年音色,却不再竖眉瞪眼,反而温吞的像只小绵羊。

那天回家已是深夜,你困得睁不开眼睛,趴在哥哥不算宽阔的后背上,晃荡晃荡地朝着家的方向前进。迷迷糊糊间,你听到哥哥的声音:

“妞儿,你也不喜欢今天的表演,对吗?”

你在哥哥的脖颈边蹭了蹭,算作摇头,在坠入黑甜乡的最后一丝意识中,你听到哥哥的叹息:

“哦,对啊。”

后来,哥哥再也没有去酒吧唱过歌,那把吉他被扔在家的角落里,蒙了尘。

十三岁的时候,你在大扫除时在橱子的后面发现了一盘陈旧的、纯白色的磁带,出于好奇,你翻出家里的老录音机,把磁带放进去,按下开关。

磁带里一共十首歌,每首歌都刷新了你对摇滚乐的固有认知,你翻来覆去的听那盘磁带,疯狂的想要在网上找到这些歌曲的创作者,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找到。

你拿着磁带跑去问母亲,母亲摩挲着那盘磁带,像是在抚摸一件稀世珍宝,你等了许久,她才悠悠开口:

“这是你哥写的。”

“我哥?”

母亲在你诧异的目光中点了点头,你想起幼时的那场演出与那把从那之后便一直放在角落中的吉他,有些困惑:

“那哥哥之后怎么不继续表演了?”

母亲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有一次他唱完歌儿回来和我说,他不想再唱了,无论他在台上多么闹多么燥,台下听他唱歌的人都捂着耳朵皱着眉头,像看傻子一样看他。他觉得再唱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你还记得当年你爸带你去看他的那场演出吗?那是他的告别演出,在那之后他就再没唱过歌了。”

听了母亲的话,你像是被五雷轰顶一般。你想起了幼年时你捂起的耳朵和皱起的脸,还有哥哥红红的眼眶,你呆呆的站在那里,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那,如果,哥哥再听到自己的歌,他会哭吗?”

“我不知道,”母亲又摇了摇头,“不过你可以去问问他。”

可你哪儿敢去问呀,这个问题便深深埋进了你的心里,你想,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有一天,你会得到答案,或者忘记。

在你十六岁那年,哥哥曾经驻唱的酒吧被政府买了下来,准备拆除,在那儿修上一条公路。酒吧老板在酒吧被拆除的前一夜举办了一个告别晚会,哥哥作为酒吧里第一批驻唱歌手,也被邀请前去重温旧时光。哥哥曾经的乐队阔别九年后终于重聚,当年那个娃娃脸的鼓手成了跨国公司的总经理,痞帅痞帅的贝斯手早已结婚,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而你的哥哥,也像父母所期望的那样,披上白大褂,治病救人。

告别晚会那天,你和哥哥一起带着那把老古董般的吉他来到酒吧。那里的人很多,尽是你未曾见过的生面孔。但他们似乎都认识哥哥,与他握手寒暄,你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小时候偷偷在酒吧门口听哥哥唱歌的孩子们,如今长大成人,听说今天会有哥哥的表演,便匆匆赶来。

哥哥仍旧是最后一个出场,他抱着吉他站在台上,冷冷的看着台下,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我们是最后一个乐队了,现在还没到最后时光,别都坐着,都站起来吧,跟我们的音乐一块儿蹦起来可以吗?”

你看着台上的哥哥,仿佛穿越时空,看到了九年前那个冷冷清清的少年。你听到周围欢呼着的人群,听到他们应答的“好”,与那一年简直是一模一样。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几乎酒吧中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你很诧异,你也看到了哥哥眼中的诧异,但他很快就调整了情绪,鼓点响起,他拨动琴弦。

整个酒吧沸腾了,每个人都燥了起来,他们跟随着鼓点笑着、跳着,热闹非凡,你的耳边乱糟糟地,充斥着模糊不清的话语。在这一片话语声中,哥哥的歌声却清晰的就像在耳边。

你透过重重人海看台上那个已经26岁的青年,他的眼睛亮莹莹的,一滴泪从他的脸颊滑过,接着又是一滴,又一滴。他就那样唱着哭着,哭着唱着,你心中的那个深藏许久的问题终于得到了答案。

“我并不愿妄自揣测,可他确实哭了。”

评论(3)
热度(51)

© 苏宁阳 | Powered by LOFTER